东东包

对不起,请取关我吧,谢谢你们!

【雷安】今天雷狮王子也在打闪

@雪落花未落  王子x骑士的点文~

  安迷修结束了一天的训练,正躺在草地上休息。他抬头看着晴朗的天空,嘴里嚼着根狗尾草。

  下一秒,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。

  这种状况安迷修很熟悉,只打雷不下雨,这种天气在这个国家,一个月就要出现好几次。

  那位三王子一定又闹腾了。

  安迷修听到了集合的号角声,忙起身跑过去。

  骑士长站在方阵队的最前面,沉重地说道:“这个月综合水平测试中,成绩最好的出列。”

  安迷修走了出来,他一路接受着众多同僚同情的目光,感到非常不解。

  “国王有吩咐,”骑士长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要你去服侍三王子陛下。”

  “我的保险续费了吗?”安迷修问。

  “意外保险都给你交了。”骑士长说。

  安迷修松了口气,点点头:“好的,我去。”

  骑士长用一只手弹了弹安迷修的盔甲,叮当响。他叹了口气,说:“把这身换了吧。”

  安迷修说:“这是我身份的象征,是我的荣誉。”

  “穿着这个不方便跑路。”

  “您能给个合理的解释吗?”

  “它导电。”

  “……好的。”

  就这样,换了身白衬衫黑裤子红鞋子的安迷修,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去了城市中央的宫殿,那里金碧辉煌,在最靠里的城楼上,住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王子。

  安迷修小心翼翼地打开门,门上有一杯水掉了下来,安迷修趁其还没有倾倒,跳了一下把它扶稳了。

  雷狮坐在窗台上静静地看着他,良久,道:“身手不错。”

  安迷修:“如果我要是被这种小把戏难倒,那我也不配做王室的骑士了。”

  雷狮看着他:“在你眼中,我算王室的一员吗?”

  “这当然,”安迷修看着他,“我现在是您的专属骑士……您可以这么理解。”

  “你的穿着可不是这么告诉我的。”

  “一个很有个性的骑士,”雷狮没等安迷修解释,兀自笑道,“行了,我知道了,让我期待下你能在我手里活多久吧。”

  安迷修说:“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是一辈子。”

  “好承诺,”雷狮笑,“大男人就不拉钩了,握手视为约定怎么样?”

  安迷修伸出一只手去。

  雷狮狠狠地握住了他的手,他听到了骨头摩擦的声音,他奸计得逞一般耀武扬威地看向安迷修。

  安迷修不动声色地握回去,力道更足。

  最后是雷狮放弃了。

  “我这双手还留着有其他用,”雷狮哼了一声,“不会让它们废在这里。”

  “我能问一下是什么用处吗?”安迷修温顺道。

  “亲手打破王室对我的牢笼。”雷狮说。

  “我倒觉得,这是一把很好的保护伞。”安迷修说。

  “你不会懂。”雷狮坐在窗台上,眼神暗了暗,安迷修静静地看着他,觉得对方似乎真得经历了些自己不曾体会过的东西。

  “唉,”雷狮叹道,“我还这么小,就要承受这不符合我年纪的帅气和机智。”

  安迷修:……我真是瞎了狗眼了。

  “你说,这个时间段,我大哥和二哥会在做什么?”雷狮问。

  “他们在玩贵族游戏,国际象棋一类,您的房间里也有。”安迷修说。

  “卡米尔呢?”

  “在吃饭后甜点。”

  “……能想象到,”雷狮道,“我们可以玩一些堕落的王室游戏吗?比如扑克牌。”

  “扑克牌算不上堕落。”安迷修利落地拿出一副牌,以洗贝壳的手法快速洗牌。

  “我们玩抽王八。”

  “……那还真是挺堕落的,”安迷修忍不住道,“斗地主也好啊。”

  “我就是地主啊,”雷狮看着他,“难道你要造反?”

  “我没有……”安迷修虚弱道。

  这个王子,真是不常规。安迷修想到了雷王星的其他王子,他们每天说着漂亮话,口中是对国王的溢美之词。而雷狮,真是噎不死人不偿命。

  安迷修决定反击。

  “我记得抽王八的玩法是,把小王抽出去,其他牌配对,到最后大王在谁那里谁就输。我说的没错吗?”安迷修问。

  “太好了,”雷狮道,“看来你还没有脑残到用我教你扑克牌玩法的地步。”

  “……”安迷修忍气吞声,“那不就是把王比作王八了吗?”

  “安迷修,”雷狮显然知道面前这位正直骑士的名字,他问道,“你最喜欢数字几?”

  “一,它象征着很多。”安迷修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  “好的,我们把小王留下吧。”雷狮在牌堆里找到一个A,把它丢了出去。

  “……”安迷修懊恼地挠墙,又输了!!

  堕落了一个晚上,安迷修终于在雷狮的默许下收起了扑克牌。他对雷狮鞠了个躬:“我退下了,晚安好梦。”

  “你去哪里?”雷狮问他。

  “门外站岗。”安迷修回答。

  “不会困吗?”

  “偷偷睡觉。”

  “……好的,晚安。”雷狮心情复杂道。

  半夜,雷狮偷偷起床,打着油灯推开房门,安迷修坐在门边,手支着地,睡得很熟。雷狮回房间找了个薄毯子给他盖上。

  在毯子落在安迷修身上的一瞬间,安迷修睁开眼睛,抓住雷狮的袖子。

  “我觉得,把我请进房间是最好的选择。”安迷修毫不客气道。

  “……请吧。”雷狮侧身,给安迷修让出路来。

  晚上,王子的房间又不一样,有很多夜光的东西散落在四处,不知道是什么做的,发着紫色的光,这房间和外面的星空融为一体。

  “很漂亮。”安迷修赞美道。

  “以前是个夜明珠,”雷狮满不在意道,“被我打碎了,一些碎片没扫干净,留在屋子里了。”

  安迷修:……真不浪漫。

  安迷修问:“我睡哪?”

  雷狮指了指床。

  安迷修又问:“你睡哪?”

  雷狮指了指地板。

  安迷修:“这好像不太合适。”

  雷狮道:“我看到你笑了,骑士。”

  安迷修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,确认表情恢复正常后,他说:“这不是我这个身份,也不是你这个身份该做的。”

  “我这么做就是为了让你忘记彼此的身份,”雷狮静静地看着他,“安迷修。”

  安迷修哑口无言。

  一夜过后,安迷修感觉自己已经适应了这位王子的古怪脾气。他给自己准备了个笔记本,决定把与雷狮交流的心得都记录在上面。

  “你每天都在干些什么?”安迷修跟在雷狮后面问。

  “吃饭,睡觉,恶作剧。”雷狮道。

  “怪不得国王陛下总是说你生性顽劣。”安迷修感叹道。

  “你也这么想吗?”雷狮问他。

  “并不。”安迷修说。

  雷狮看向他的目光柔和了些。

  “我觉得恶劣这个词更准确一点。”安迷修说。

  雷狮:……滚吧,骑士道!

  雷狮在这个城楼里从下往上走,再从上往下来,弯弯绕绕,反复好几次。

  安迷修忍不住问:“这样很有意思吗?”

  “很没意思。”雷狮耸了耸肩。

  “你可以去后花园摘花玩。”安迷修提议。

  “你觉得我喜欢那个?”雷狮怪异地问。

  “你可以去后花园搞死几只蜜蜂。”安迷修从善如流。

  “不错,很有意思,”雷狮打了个响指,“可惜我去不成。”

  “啊?”安迷修错愕。

  “你还没发现吗,”雷狮斜眼看他,“我是个被软禁的人。”

  “呃……你还有房间里的一扇窗。”安迷修安慰他。

  “透过窗户能看到的总是很少。”

  安迷修沉默了,跟在雷狮的后面继续走。雷狮见他不说话,就也没再开口。

  过了很久,安迷修突然问:“你有近视镜吗?”

  “上一个被我折磨疯的管家的遗物算不算?”

  “……放大镜呢?”

  “我找夜明珠碎片的时候好像用到过。”

  “我还有一个问题,”安迷修问他,“现在回房间怎么样?”

  雷狮摆了摆手:“无所谓。”

  安迷修拉着雷狮进了房间。雷狮坐在床上看他瞎忙活,他看见安迷修把近视镜的一个镜片取出来,把放大镜的镜片也取出来。

  安迷修又找了几根木棍做支撑,把两个镜片连接起来,最后用硬纸板卷了个纸筒,把它套在外面,然后递给了雷狮。

  雷狮:“这个丑东西是什么?”

  安迷修:“你向外看。”

  雷狮透过这玩意对准窗外,怔住了。

  安迷修问: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 “一个在洗澡的男人。”

  安迷修苦着脸:“……真的吗?”

  “噗,骗你的,”雷狮哈哈大笑,良久他安静下来,回答道,“很多星星,还有被星星包围的球状的大东西。”

  “那是其他星球。”

  “和这个星球一样迂腐吗?”

  “……其实这个星球很文明很发达了,”安迷修忍不住说,“也许天空外有更智慧的文明,当然也会有更贫瘠的角落,在未探索之前,谁会知道呢?”

  雷狮这一次难得和安迷修思想同步:“总会有人能弄清这些秘密。”

  “也许那个人就是你,雷狮。”安迷修说道。

  “为此我需要做些什么?”

  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”

  “……我决定了,我要成为宇宙海盗,”雷狮阴阳怪气道,“把整个宇宙洗劫一空。”

  安迷修:……亲爱的国王,这个锅不能甩给我吧?

  令安迷修没想到的是,雷狮下午真得乖乖去上课了,虽然他的家教被他骂得哭红了眼睛。但在雷狮回来后,安迷修随口问了几个问题,发觉效果还不错。

  “安迷修,你多大了?”雷狮问。

  “十九。”

  “我也就比你小一岁啊,”雷狮皱眉,“怎么我学过的你好像都会。”

  “足以证明你前十七岁都在做一些无聊的事情。”

  “安迷修,打架吧。”雷狮起身。

  ……然后被揍趴了。

  “靠,老子不服气!”雷狮骂道。

  安迷修揉了揉手腕:“你的身体条件很出色,反应也很迅速,只是需要一些技巧。”

  “技巧从哪里学?”

  “我这里。”

  于是雷狮一个拳头又冲过去了。

  发现自己真得打不过看似瘦弱还比自己矮的安迷修后,雷狮躺在床上呈咸鱼状,他问:“成为海盗头子需要你这样的身手吗?”

  “那样才能够服众。”安迷修躺在他的旁边。

  “需要有你这样的知识量吗?”

  “那样才能够指挥。”

  “我有什么比你优越的地方呢?”雷狮翻了个身。

  “你比我有钱。”

  “财富,地位,权力,你可以把这些看成不属于我的东西,”雷狮说,“现在我还有哪里比你优越?”

  “你比我高,也比我年轻。”安迷修也翻了个身,“还能有很光明的未来。”

  “哦,那还真是令人激动。”雷狮轻轻地吐了口气。

  ……所以不要总是想着成为海盗头子好不好。安迷修在心里补充。

  第二天上午,雷狮在窗口摆弄安迷修给他做的简易望远镜,安迷修就趁这个时候出去逛逛,从这个城楼走到另一个城楼。和雷狮在一起时他会被侍卫拦下,但自己一个人时就自由很多。

  雷狮看着望远镜,眼神专注。

  下午雷狮去上课,果不其然换了个老师……换成了安迷修。

  安迷修在黑板前指指点点,雷狮瘫在座位上打着哈欠,懒懒地听。

  “你不想当海盗头子了吗?”安迷修问他。

  “想啊,”雷狮点点头,“但你一个骑士为什么要教我怎么成为海盗头子?”

  安迷修:……对哦,为什么啊。

  “安迷修,”雷狮问他,“你觉得当骑士真的很好玩吗?”

  “不是好玩,是追求。”安迷修说。

  “你的职责是什么?守护这个国家和国家里的人民吗?”雷狮说。

  “目前而言是这样的,不过还有别的职责。”安迷修说。

  “是什么?”

  “逼迫你认真听课。”

  在安迷修谆谆教导下,雷狮凭借相当聪明的头脑学了很多,身体机能也强了不少。为此证明的是,他终于打败了安迷修一次。

  “喂安迷修,我是赢了吧?”雷狮把安迷修压在身下。

  “是的。”安迷修别开脑袋。

  雷狮用手把他的头掰回来,低头吻住了对方的嘴,在安迷修震惊地目光中,他用舌头顶开对方的唇缝。

  “你你你你你,”安迷修在他松开嘴之后,震惊道,“我我我我我。”

  “安迷修,你是第一个陪了我半年的骑士,”雷狮挑眉,“可别因为这个就被我吓跑了。”

  “你什么意思?”安迷修终于镇定下来,“想戏弄我吗?我记得我第一天就告诉你不可能了。”

  雷狮眯了眯眼睛:“我喜欢你啊,这都看不出来。”

  “你你你你你,”安迷修继续震惊,“我我我我我。”

  雷狮:……傻逼!大傻逼!

  时隔半年,安迷修又一次睡了楼道。这回是他主动的,雷狮的眼神太危险了,他有点害怕。

  他搬着薄被子和枕头出屋,发现雷狮也裹着毯子出来了。

  “你你你你你,”在雷狮凶狠的目光下,安迷修捋直了舌头,“你干嘛?”

  “外面凉快,”雷狮吹了个口哨,“我在外面睡。”

  安迷修立即道:“那我去屋里。”

  “睡我的床吗?”

  “地板也挺舒服的。”

  “那也是我的地板。”

  安迷修苦着脸,躲在被子里不动弹了。

  “你不喜欢我吗,安迷修?”雷狮问,“你不喜欢我哪里?虽然我也不会改。”

  “你喜欢我哪里?我改。”安迷修马上道。

  “为什么你不愿意接受我呢?”雷狮问。

  “我无法想象和王子谈恋爱的日子。”

  “我说过的,安迷修,”雷狮道,“财富,身份,地位,我都没有。”

  “别人可不是这么想的。”

  “三秒钟时间,回答我一个问题,”雷狮道,“你喜不喜欢我?”

  “喜欢。”安迷修自暴自弃地说。

  “喜欢我却不和我在一起,说明你是个胆小鬼,”雷狮道,“这是不是违背你的骑士道的事呢?”

  安迷修掀开被子,露出眼睛来,他看见雷狮在看自己,紫色的眸子像房间里的夜明灯碎片。

  “打架吧雷狮。”安迷修站起来。

  ……然后被揍趴了。

  “为什么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,”安迷修欲哭无泪,“为什么。”

  雷狮把他从地上拽起来,揽到自己怀里。他问:“安迷修,如果有一天我走了,你会等我回来吗?”

  安迷修悻悻道:“我好像还没有答应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 “回答我。”

  “……我会。”

  “我还有一个问题,”雷狮问,“我能上你吗?”

  安迷修:……这要我怎么答?我不要面子的吗?

  最终雷狮还是没有做,他决定给安迷修这个只会“你你你你你我我我我我”的脑残留一点考虑的时间。第二天上午,他仍然在望远镜前,看一个又一个其他的星球。

  安迷修独自来到大殿散心,看到了这个星球的其他王子。老大老二在一个豪华加长版的餐桌上大吃大喝,国王笑着摸他们的头。还有一个年纪比较小的王子在另一个小桌子上,默默地啃着饼干。

  安迷修皱了皱眉。

  被冷落的王子看见了他,站起身来,走了过来。

  “你好,”他说,“我叫卡米尔。”

  “我认识你。”安迷修笑道,“雷狮总和我提起你。”

  “大哥他还好吗?”卡米尔问。

  “你现在就可以去看他。”安迷修道。

  “你能带我去吗?”

  “当然,我从不食言。”安迷修说。

  “那好,我们约好了。”

  安迷修听到卡米尔的这句话莫名有点害怕,他想起他刚认识雷狮时,雷狮把他的手攥地生疼的事情,那种感觉他到现在记忆犹新

  索性卡米尔只是伸出了小指:“拉钩。”

  安迷修紧张地伸手,发觉卡米尔只是轻柔地晃了晃。他想:真是个温柔的好孩子。

  “我上午十点前走不开,十点后你一定要来接我。”卡米尔说。

  “十点前你在干什么?”

  “有一些大臣,从国王那里受了气,会来报复我。”

  安迷修注意到,他没有管国王叫爸爸。

  “他们会怎么对你?”

  “他们会在我面前跳脱衣舞逗我笑。”卡米尔木着张脸。

  安迷修:这些大臣真的不是来搞笑的吗?

  安迷修回到雷狮的房间,一路上他在脑补大臣们跳脱衣舞的场景,这些大臣里面还混着骑士长。安迷修一推开门,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  “你怎么了?”雷狮奇怪地看着他。

  “没事,”安迷修及时止住笑,“等下我会把卡米尔带过来。”

  “呃,哦。”雷狮说。

  “你好像不怎么开心?”

  雷狮拽住安迷修的领子,另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,吻上对方的嘴唇。

  他松开,道:“卡米尔来了,就不能随便做这种事了。”

  安迷修:“感谢卡米尔。”

  雷狮于是又吻了上去。

  十点过后,安迷修嘴唇有点发肿,还有点发红。但他还是如约把卡米尔接了过来。

  卡米尔问道:“大哥房间的蚊子很多吗?”

  “不多,就一大只,”安迷修悲愤道,“不过只咬我,你放心吧。”

  “噢。”卡米尔秒懂。

  他俩来到雷狮的房间,安迷修看见雷狮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手里一本很眼熟的东西。

  我的日记!安迷修在心里大喊。

  “不错嘛安迷修,”雷狮咧嘴笑着,“我都不知道你这么会骂人。”

  “哦哦哦,这还有涂鸦啊,”雷狮说,“怎么一块深一块浅的,故意把我画这么丑吗?”

  安迷修嘴硬道:“王室的钢笔总是漏墨。”

  卡米尔想了想,觉得应该帮安迷修一把:“王室的甜点也不是很好吃。”

  “让安迷修出去给你买好吃的。”雷狮说。

  “好的,大哥。”卡米尔立即叛变。

  安迷修看着窗外电闪雷鸣,心道:这俩兄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!

  “说起来,”卡米尔道,“大哥生气的时候,外面总会开始打闪呢。”

  “从小就这样。”雷狮说,“也不一定是生气的时候,主要看我个人意愿吧。”

  “这么神奇?”安迷修问。

  “是啊,上天都在为我的遭遇鸣不公呢。”雷狮说。

  “是啊,上天看你这么坏,都想一个雷劈死你呢。”安迷修说。

 
  下午,雷狮看安迷修在整理资料,好奇地问道:“今天你不上课了吗?”

  安迷修说:“国王召开会议,我得去参加。”

  雷狮道:“你有什么供我取乐的东西吗,小说什么的,不然我会很无聊。”

  安迷修说:“我的日记。”

  雷狮:“靠。”

  “多看看吧,”安迷修意味深长地说,“挺好玩的。”

  说完,他转身走了。

  大殿里,国王的声音听起来悲痛极了,安迷修赶到时,听见国王一声凄厉的“爱卿”。

  安迷修:……

  “今天有人匿名投诉,我的几位大臣会在十点之前跳脱衣舞,这是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,”国王深痛恶极地说,“我发觉,最近王宫里一些人真得该被肃清了。”

  安迷修没怎么听他讲话,他在看着王座旁一个精致的笼子里有一只夜莺,不知道为什么,它的眼睛是紫色的。

  国王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。

  雷狮在房间里来回踱步,烦躁道:“那个破会还要开多久?!”

  卡米尔揉揉肚子:“我在等安迷修给我带甜点。”

  雷狮扔给他一本日记:“你先看这个解解闷吧,有些话挺好笑的,你也学学,省得老被人欺负。”

  卡米尔接过来翻了翻,脸色立即变了:“大哥,这本日记有问题。”

  国王问:“你很喜欢吗?送给你好了。”

  “我不需要,陛下,”安迷修低着头,“我只是看它很漂亮。”

  “它声音也很动听,只是很久没有开喉了。”国王感叹道。

  雷狮严肃地问道:“有什么问题?”

  卡米尔把颜色深的地方剪下来,拼到一起,构成了一幅整个王宫内部的大地图。

  雷狮惊讶地张大了嘴。

  卡米尔指着记录时间:“把这和日记内容联系起来,也能推算出侍卫换班的时间。”

  雷狮和卡米尔对视一眼。

  “我给它打造了最好看的笼子,喂它最高档的鸟食,”国王说,“但它仍然不愿意唱歌,我猜不透它需要什么了。”

  “亲爱的陛下,”安迷修的声音有点抖,“我想,它只是需要自由。”

  三王子携国王的私生子消失,亲卫安迷修看守不利,被降了职,又回到了骑士团。

 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,安迷修躺在草地上。他看着分外晴朗的天空,嘴里嚼着根狗尾草。

  骑士长躺在他旁边,学着他的样子,过了几秒钟,他吐了出来:“呸,什么味道,怪苦的。”

  安迷修静静地看着天空。

  “哎呀,好久没看见三王子打雷了,我居然有点想他。”骑士长道,“这天估计要一直晴下去了。”

  他话音刚落,电闪雷鸣,乌云密布,变天了。

  “脸疼吗?”安迷修问他。

  “疼死了。”骑士长龇牙咧嘴地回复道,突然他站起身,慌忙地向晾衣架跑去。

  安迷修拉住他:“你干什么?”

  “收衣服啊!”骑士长说,“又不是三王子在的时候了,一会就下雨啦你也快把你的白衬衫收起来吧……我靠,天上那是什么鬼东西?!”

  安迷修抬头,睁大了眼睛。

  乌云后面,有一个庞然大物露出一角,缓缓地向这方土地飞来。

  “妈耶,宇宙飞船。”骑士长震惊道。

  “你有放大镜和近视镜吗?”安迷修问。

  “我有望远镜。”骑士长无语地递给他一个军绿色的望远镜。

  安迷修拿过来,对准了空中巨物。那是个船头,甲板上站着几个人,一个半裸男,一个拖把头,一个戴帽子的,看样子像卡米尔,他围着围巾,穿着一身很酷的行头。

  还有一个绑着头巾的,头巾上有个星星标识,那是雷狮。

  “真得是宇宙海盗啊……”安迷修感慨。

  “你说什么?我没听清。”骑士长疑惑道。

  “我说,我去和他们交涉。”安迷修看宇宙飞船落地了,立即甩开骑士长往那边跑去。

  他跑到船下,气喘吁吁。

  雷狮在甲板上,向安迷修伸出手:“你还记得这是什么吗?”

  “毕生约定的手势。”安迷修扬了扬嘴角,握住他的手。

  雷狮稍稍用力,把安迷修拉上了贼船。

评论(45)

热度(1692)